白痴汤圆

hq赛高✌🏻
影日各种萌梗想写!
没有粮自己产!
大爱日向小天使(❤️、
其实也吃all日向!

【清多】非分之想

甜橙和柠檬水:

注意:超级ooc,没头没尾,自爽 
 


 
——他的脚跟还未落下,轻柔的发丝却早已经扫过唇瓣。 
 
假如有人问他兵藤清春到底哪里好了,他可能回答不出来,兵藤他长得好看,跳舞好看,性格也好,多多良摸摸后脑勺思索了一会,他的脑海里有无数个想法在翩然起舞,躁动得就像跳拉丁舞的女孩子一样,裙摆飞扬脚步铿锵,可是他又说不出来,没有人问他兵藤清春的好,因为这种事情早已众人皆知,他就是想找人倾诉,谁都好,雫也好,小千也好,哪怕是呱噪的赤城也好,那种难以言说的感情,多多良将它归结于选手之间的互相吸引,或许是这样的。 


“喂,多多良,多多良?!”千夏喊得不耐烦干脆拍拍这个已经发呆很久的舞伴,她皱起眉头,“你在干嘛?发什么呆?”,后者啊了一声,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道歉,千夏顺着他方才的视线看过去,视线落在了在镜子前独自练习的兵藤,她微微眯起眼睛,身材修长的男选手四肢有力,裸露在空气的手臂随着每一下强劲的摆动而流淌出流畅的肌肉线条,干净利落的脸部轮廓和专注的眼神确实非常引人注意,千夏收回视线,发现身旁的人又在发呆了。 


“错了!多多良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千夏第三次提醒他,现在恨不得狠狠地给对方一脚,她才享受两人开始协调的舞步没多久,结果现在对方却一直漏洞百出,比起生气她更多的是担心。 


“和兵藤有关?”她直接了当地提出来,手掌从多多良的肩膀上抽离出来交叉抱在胸前,一副要审问的样子,“别否认,我都看出来了。”


“嘘——”多多良立马制止了她,竖起食指,神色慌张地看向四周,眼睛瞪得老大,确认舞蹈室里只有他们两人才稍微放松点,“没有的事……只是我今天有点状态不好而已……啊,真的和兵藤无关……”他手慌脚乱地解释,视线不知该落在何处,千夏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只是稍微提了兵藤的名字,那家伙耳朵都快烧起来了,尽管如此她也不打算拆穿自己脸皮薄的男伴。 
  
她用力地拍了多多良的额头,感觉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明天你再这样你就自己一个人练习!”千夏说,拿起包包准备回家,考虑着要不要去找兵藤商量。 


“小千再见!”多多良捂着额头说,关上舞蹈室的灯,见对方走了之后才敢靠着墙壁慢慢下滑,最后缩成一团,耳朵却越来越红了,多多良将头埋在双膝间,发出意味不明的碎碎念。 
 
他只要看到兵藤的脸就会想起昨天夜里的梦,根本不能集中注意力,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为什么会有那种奇奇怪怪的梦,明明自己一直都是把兵藤当做好朋友,拥抱就算了,为什么还会有亲吻? 
 
他有罪,但他不愿意认罪。
 
“啊啊啊啊,兵藤他人很好,跳舞也很厉害,长得很帅,我们是好朋友。” 
 
多多良试图催眠自己,“好朋友,好朋友,我对兵藤绝对没有非分之想,绝对没有!” 
 
“你对谁有非分之想?”兵藤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多多良猛地抬起头,特写版的兵藤清春就这么倒映在他的瞳孔里,吓得他整个人都歪到一边去了,失去照明的舞蹈室光线并不明亮,但他却依旧能看清对方的模样。 
 
 兵藤蹲着身子一脸平静,左手还拿着刚买回来的甜点,见多多良愣着不说话,他又重复了一次,“刚刚你说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非、非……绝对没有那回事!”见对方打算凑过来的多多良赶紧起身,迅速挪开了距离,他试图露出冷静的表情,“你听错了。”他说。 
 
兵藤嗯了一声也站了起来,语气不咸不淡地说:“富士田你的脸好红。” 
 
“累的。”多多良低着头憋了大半天解释道,“你不是走了吗,为什么还回来……” 
 
“我只是去买点东西而已。”兵藤扬了扬手中的袋子,“富士田你和我练习吧。”他说,话音刚落,多多良抬起头便看到对方做出了预备的姿势,“为什么……” 
 
“练习需要那么多原因的吗。”兵藤的口里还咬着一小块蛋糕,鼻子间都是甜蜜的气味,多多良对甜点兴趣不大,只是此刻这股味道倒像是罂粟的外壳,暗幽幽地引诱着他,“领导者需要明白跟随者的思想,而跟随者也得了解领导者的行动,绯山做到了,但你还不行。” 


“这个……我……”多多良犹豫了一下,兵藤说得没错,小千已经做到的事情,他却在原地踏步,现在不是扭扭捏捏的时候,难得兵藤主动陪自己练习,多多良拍拍脸好让自己混乱的思绪变得清晰。 
 
他走到兵藤面前微微扬起头,先前有过和钉宫练习的经验,多多良尽力将腰往后仰,兵藤的手正有力地扶在他的背上,这个认知让他的耳朵生起一股燥热。


他的视线慢慢往上移去刚好对上了兵藤的眼睛,他看不清对方眼里所埋藏的东西,后者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富士田你真的很矮。”似乎想到了什么,多多良感觉后背上的手在微微移动着,就像是在小心翼翼地探索着什么,他听到了对方补充道:“而且肌肉也很少,你要多锻炼。” 
 
这是什么评价,多多良愤愤地想,被触摸的后背兀然多了一丝炽热,烫得他不能思考,甚至还掺夹着痒,无法专注,昨夜的梦又开始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多多良有一瞬间差点想要推开对方直接跑掉。 
 
“开始吧。”清春开始迈开步伐,在第一步刚迈出的时候多多良便反应过来,右转步,右转身,顺转,然后是什么,最基础的步伐,多多良仰着脖子想,下一步会是叉形步吗? 
 
“不要去猜测我的步伐,我会传达给你的,闭上眼睛。”兵藤的声音响起,不去猜测吗,多多良强迫自己闭起眼睛,没有了视觉,所有感官一下子敏感起来。 
  
只需要去感受,去感受兵藤的引导,多多良对自己说,突然一股淡淡的草莓甜味钻进了他的鼻腔,是蛋糕的味道,太甜了,这股味道越发浓烈,几乎要将他的神智给淹没。 
  
脚尖随着引导的力量在虚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在微振的空气中落到地面,激起一片清亮的响声,皮鞋摩擦地板的滋吖声像极了风中摆动的枯朽木门,兵藤的汗水滴在他的脸上,咸淡的水珠子沿着面庞滑落到颈窝和自己的交融在一起,水痕所在之处都在发烫。 
 
他们在昏暗的舞蹈室里跳舞,没有伴奏,也没有评判和观众,安静地能听见双方的呼吸声,被打开的蛋糕盒子正释放着自己的魅力,草莓和奶油混合的甜蜜萦绕在他们的舞步之间,挥之不去。


多多良觉得自己要承受不住这股气氛,他开始变得不正常了,腿在发软,耳边是鞋跟与木地板碰撞的声音,偶尔还能捕捉到兵藤间断的喘息,喷在虚空中,似乎又像是喷在了他的颈窝上,低沉的,火热的,沙哑的,梦里的兵藤也是这么低喘着说了一些话然后亲吻他。


湿滑的舌尖互相碰触,紧闭的眼睛无法看到对方的样子,周围也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他们两个人相拥在一起然后交换一个没头没尾但又意外黏腻的吻。 


湿热而生涩,舌尖有着暧昧的躁动,而舌根则是蔓延着愉悦的酥麻,像是第一次大着胆子亲吻恋人的少年。 
 
不想,请放开我,我不想再跳下去,这样的话一句一句地堆积在喉咙却无法喊出,多多良发现他根本拒绝不了兵藤,既然如此就专心跳舞,不要再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胸膛急剧地起伏着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脑海内的音乐终于停止,胸口上正在狂热起舞的拉丁女孩也退下舞台,他跳得太糟糕了,多多良想,兵藤会怎么想他。 


随着最后一个大转身完成,炽热的汗液随着大幅度的摆头而被甩了出去,高抬的脚步还未完全落下,多多良却感觉有发丝扫过他的唇,略痒,他维持着弯腰的姿势不敢睁开眼睛。 
 
“富士田。”兵藤清春低喘着,手臂收起,滴在地上的汗水还保留着热度,此时,充满草莓蛋糕气息的呼吸才真正铺洒在多多良的脸上,然后他就听见兵藤在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我可能对你有非分之想。”

【影日】最近状态不太好(15)

【影日】最近状态不太好(15)


最近乌野排球部的众人觉得,还不如让这两个人啥也不知道呢…



没法具体说,说了只会觉得扎心…



影山中午来到一班的教室,日向同学因为早已习惯了“一个可怕的总是阴沉着脸的家伙据说是日向的搭档别扭地在班级口往里张望,” 于是喊着日向“喂!日向!有人来找了!”




“嗯嗯!3Q!” 到了谢后,日向拿出便当走到影山面前拉着他去了平时一起吃饭的地方,一边抱怨“喂,你就不能不摆出可怕的脸么…同学们都很害怕啊……”




“哈?”影山疑惑“害怕什么?可怕的脸?我么?”




影山开始认真思考什么是可怕的脸,自己是不是有做过这种事情。




也太没自觉了吧……




日向旁边看着很无语,两手搭在脑后。




“诶,你真是没自觉啊!你不知道自己的脸有多吓人!上次球拍到你后脑勺……”日向恶寒了一下抱紧胳膊,“你不知道我做噩梦了么!!!”




日向抱着胳膊忍不住大喊。影山还是疑惑,所以就是害怕了的意思?…所以我怎么吓到他了啊…





'所以说恋爱中的人(女生)啊,是不能讲道理或真的去深思她对你的不满!'



冷不丁,影山脑海里浮现及川的话。



'这种时候她只是想撒个娇!'



真是的……这么爱撒娇……没办法了!




影山突然停下来,日向见他没走也跟着停下来回头看着他,正疑惑着,影山突然把手放到了日线的头上,轻轻…抚…摸?如果忽略掉僵硬的动作的话……



“诶…你…你怎么了…你…”



日向觉得气氛变得很黏黏腻腻…都不敢直视影山,也没有反抗他摸自己头发的行为。



“…………”影山很小声的说了什么,日向没听清视线飘回来,眼里写满了疑惑。




“…笨笨蛋!我说对不起啦!”嘴上很大声的说着吓了日向一大跳,以为又要被打头,可是头上的手并没有用力,影山又小声加道“下次…下次会温柔的”




这种粉嫩嫩的气氛,日向一致没法适从,感觉不仅不敢大声说话,也不敢正眼看影山,而且莫名其妙的就不好意思。



“知道了……我下次…也不会犯错了…快!快去吃午饭啦!”



日向脸红着把影山的手拿下来转头就要走,影山却一把拉住他,不放手,然后就一直牵着手到了地方。



如果忽略不计掉脸上的红晕,影山还是很镇定的。



两个人用过午饭,影山又想和他说点什么,但日向就开始讲起了关于排球的话题,两个人滔滔不绝的讨论起来。




在社团的时候,当然不能亲亲搂搂抱抱,于是影山同学开始学习如何夸奖自己的搭档。


日向接球接的非常漂亮的时候,影山没法像田中前辈那样大喊“nice!”,于是就每次在一轮练习后站到日向身边,生硬的憋出来“刚刚的接球很好。”


刚开始被夸的日向也是觉得特别惊悚,可是现在心态有些不同,就会有些羞涩…



“我会加油的!”企图用大声音赶走自己的害羞。



两个各自纠结着,完全没发现旁边的前辈众人在看着他们。



“我说…这两个人就这么一直眼里无其他人下去真的好么!”菅原吐槽道。



“啊!这俩混小子!太不把我们放眼里了!”田中很气愤!大家说好了一起打排球挥洒汗水的么!



“噗…前辈你只是因为没有可以卿卿我我的对象才这么激动吧”一如既往讽刺的月岛。


大地总结道“嘛,反正不影响部活…气氛也挺好的么”


大地拍了拍手,让大家不要闲言碎语下去,继续训练。


“可是…如果…他们俩…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影响部活…”菅原还是节节巴巴地开口道。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说!什!么!” 田中大喊道把影山日向也吓到了,两个人好奇的转过来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只看见前辈和队员们脸红着冒气,当然除了月岛,然后几个前辈正要暴打菅原前辈。




咦?发生什么了?


日向歪头,影山歪头。


-tbc



---------------------------------------


【影日】最近状态不太好(14)

最近状态不太好(14)



“不知道你一天在想什么…”喜欢我用得着这么害羞么什么…影山内心深处坚信日向迷恋自己迷恋到放不下。



“可是就算这样……”日向刚想反驳觉得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



“喂,排球社的!该锁门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啊!快回家吧!”管锁门的保安过来看到还有人在赶紧挥挥手让他们快出来,所以两个人也没有再说下去草草收拾了排球就出来了。



排球馆的灯光暗下来了,两个人面面相觑一起去排球活动室换了衣服,就这样各有所思的一起回家。




影山习惯性的牵起了日向的手,之前几次日向抗议过都被他无情以“搭档要心灵相通”借口碾压下去,影山觉得日向这么喜欢自己怎么能这么害羞还要自己找各种借口。



日向心里装着许多事情思考,没有在意影山的举动。


'所以说,其实这几天影山是因为…喜…喜…喜欢我才做这些…奇怪的事情…?!'


日向脸爆红偷看旁边的影山,影山此刻正专心的牵着他的手往前走,于是更加脸红的不好意思。



'那…拒绝他的话他一定难过死了啧啧…'


日向又偷瞄了一眼影山,不太能想象出影山难过的样子,抱头痛哭的影山…日向恶寒了一下。



'如果不让他喜欢我的话肯定要影响打排球的,说不定不愿意给我托球了……!!!'


日向觉得这不行,于是暗自决定就让影山喜欢自己下去,反正也不会缺块肉,而且自己也不吃什么亏,想到这几天影山给自己带这个带那个。


到了该分开走的地方,'想明白一切'的日向自觉的松开了影山的手,和他打了个招呼就兴冲冲的回家了。




留下影山在路口看着日向的跑走的背影,





脸爆红
“这家伙!看我那么多次干什么啊!”




-tb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咖哩溫泉沒有蛋:

大概一年前給莎莎的本子freetalk的圖,當時討論隊服畫哪套的時候聊嗨了的後果(((

啊啊啊啊

かめ🐢なす🍆:

排舞展合照的兩人❤
實在是太可愛了齁齁齁

かめ🐢なす🍆:

健太雜誌照

這張實在太好看沒忍住畫了..

順便套在小太陽身上www好適合www


不過我為什麼要上色呢.....

卧槽怎么这么可爱

婇枬_MUTO:

【非典型吸血鬼】
最开始想画俩人都很帅气的那种吸血鬼au,突然脑洞转了一个弯,哈哈哈超想看两个逗比吸血鬼的日常,于是就产出了这个。

かめ🐢なす🍆:

排舞展開幕剪綵的兩人

超級可愛...

魔法少女成的魔法棒齁齁齁齁


然後不知道剪綵檢哪邊一直擾健太w

健太直接指著彩帶點了好幾下,彷彿在跟小學生說,彩帶在這,剪這裡喔

實在是wwww

扎心了muto

婇枬_MUTO:

影日大手莎莎饭团和郁子锅锅的爱恨情仇!
前因后果可以去tag看看哈哈哈哈哈哈

某大神的画作!@SaKai🍙